村里红豆杉屡遭盗伐 抚州一农妇拦嫌疑车辆腿部遭碾压

发布日期:2019-08-16 06:21   来源:未知   阅读: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这一优美诗句的背后,却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红豆杉屡遭盗伐的尴尬。

  在抚州临川区茅排乡,当地村民想依靠自己的力量开展红豆杉保护,却遭遇惊魂一幕,泽泉村农妇严银娥更是在拦截一嫌疑车辆时,被对方驾车从腿上碾压了过去,所幸没有生命危险。

  因家庭拮据,严银娥家人希望得到政府救助;而村民则期盼,在野生植物的保护上,政府要有所作为;外界所思考的是,落实管理人制度能否杜绝频发的盗伐红豆杉事件呢?

  据悉,我国决定于10月10日至12月10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2014利剑行动”,打击破坏森林和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这会不会成为江西加强红豆杉保护的新契机呢?

  张贵山如今大多时候都坐在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走廊里的一张病床上,60多岁的他眼窝深陷,时常打着哈欠。

  接到村民电话,说他妻子拦阻嫌疑车辆遭遇碾压,当时已是晚上11时,“别开玩笑了,她那么胆小,怎么敢拿命去拦车?”

  顺着村民严永发手指的方向,张贵山看见妻子蜷缩着躺在地上,脸部肌肉扭曲着,像是忍受了极大的痛苦,黑色的长裤上印有两道车辙痕迹。

  9月13日,抚州临川区茅排乡泽泉村村民上山砍毛竹,他们意外发现一棵三人才能环抱的红豆杉被盗伐了,现场还残留着树根及一些枝干。

  事实上,当地红豆杉的屡屡被盗早就激怒了村民。多位村民称,这些年先后有三四棵成材的红豆杉被盗伐,现存的成材红豆杉已所剩无几。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连同严银娥在内的14名村民夺门而出,将门口的一辆越野车团团围住。

  “这条山路一直未通,不认识的绝对不会大半夜爬十多里上来。”张贵山对记者强调说,当时他们决定将车和人扣下来,但由于山上手机没信号,所以他就和另外一个人下山去报警。

  见状,包括严银娥在内的七八个人拦在车前,孰料“车子往后倒退了两三米,然后油门一踩,轰的一声撞了过来。”严银娥回忆说,“当时他们都往旁边闪了,我吓得腿迈不动步子,就使劲抓着保险杠直到被拖行了10来米,我最后滚到了车子后轮上,之后腿就没了知觉。”

  据村民们事后描述,严银娥当时处于靠驾驶室的位置,并且手抓着车子的保险杠,她完全有机会逃离,但当时对方油门一踩,村民们就乱成了一团,根本没有人顾得上她。

  “她被那辆黑色的越野车拽动了十来米,之后手没抓住,整个人就滑进了车子中间。”严永发告诉记者,混乱之下,他们曾大声呼喊,“停下,停下,轧着人了”。但对方并没有反应,车子反而一溜烟加速驶离了。

  “由于山路崎岖,我们立刻下山报案,另外请来一辆面包车,将严银娥送到医院。”张贵山回忆说。

  “人抓到了没有?”这是严银娥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张贵山常常宽慰她:“人已经找到了,你安心养病吧。”

  此前,严银娥保护红豆杉被车碾压的事引起了临川区委政法委的关注,并专门开了协调会,由当地森林公安主要负责侦办此案件,当地派出所协助调查。当地乡政府、派出所和森林公安也派人前来医院探望严银娥,并建议她先做伤残鉴定,方便破案。

  临川区森林公安王警官向记者透露,因为涉案红豆杉价值高,目前已经定为刑事案件,并且当天他们对涉案嫌疑人进行了传唤,但对方并未配合,下一步将对该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一旦抓获将依法严惩。

  对于这样的进展,张贵山有欣喜也有担心,他担心这件事降温后妻子的医药费没有着落。

  如今,严银娥入院治疗已花了8000多元医药费,而“前两年家里盖房子,积蓄都已经花光了”。

  临川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显示,严银娥左下肢皮肤软组织挫伤及折裂伤,被评定为轻微伤。

  张贵山曾拿着这份鉴定书找到乡政府,希望政府能帮助解决一部分医药费,然而当他来到茅排乡政府与乡长胡春生沟通时,“对方却一直称案件仍在侦破期间,让我们等”。

  临川区委政法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严银娥这样的情况需等到结案后,由公安部门展开调查核实,形成书面报告,再上报给抚州市综治办。“确实符合见义勇为的,将由见义勇为奖励基金对伤者进行救助。”

  《江西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办法》第7条规定,在法定职责、法定义务或者约定义务之外,为了保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者他人人身、财产安全应当确认为见义勇为。根据该办法,见义勇为就包括了“制止正在实施违法或者涉嫌犯罪行为”。

  江西博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程雪梅表示,按照《江西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办法》,见义勇为负伤人员的费用,由发生地县(市、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从见义勇为基金中暂付,但因为现阶段我国还未将救助“见义勇为人员”列入社会保障制度体系,因此对于见义勇为者的赔偿具有事后性。

  村民严永发介绍说,这些上百年的红豆杉是山上的“灵魂”,但是这些成材的红豆杉遭盗伐,让他们感到痛心。

  9月30日,严永发指着一处树林茂密的山坡背阴面说,6年前这里有棵两百多年的红豆杉,“现在连根都不剩了!”

  临川区野保站站长冯文昌认为,过度放大抗癌功效和法律意识淡薄或是导致红豆杉被盗砍的缘由。“红豆杉是世界公认的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我国已将其列为一级珍稀保护植物。”

  据其透露,近年来,临川区平均两个乡镇设立一个林管站,定期组织野生植物资源调查,建立资源档案,掌握资源消长情况。

  但就群众反映的茅排乡红豆杉被盗情况,冯文昌却表示不知情。“在茅排乡附近的几千亩山林上零星生长着一些红豆杉,由于十分零散,具体棵数难以统计,保护起来也有难度,需要村民增强保护意识。”

  王警官也坦言,目前野生红豆杉保护管理的难度较大,主要事发地点离居民区较远,红豆杉被剥皮或是砍伐后,较难及时被发现,这几年中也有两起因盗伐红豆杉而被判刑的案件。

  更多村民认为,村民的保护意识及自救行动固然重要,但政府政策支持更必不可少。

  胡春生说,乡镇政府在林业方面目前主要负责森林防火及造林申报工作,当地成形的红豆杉只有三四株,而且保护红豆杉属林业部门管,“我们主要负责宣传,并没有执法权,怎么打击?”

  近年来,我省各地也频发红豆杉盗伐事件,除了加强宣传、提高百姓的法律意识之外,还能做些什么才能杜绝盗伐事件的发生呢?

  冯文昌说,按照相关规定,林业局的林管站、野保站及乡镇政府、森林公安局都应当承担包括红豆杉在内的森林资源管护职责。

  但多头管理的结果往往是无人管理,或许,红豆杉等森林资源亟须确定主要“监护人”。

  在采访中,记者看到,案发当晚的14位村民联名签了一份保护国有资产人员名单,希望相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阻止不法人员再次进山砍伐红豆杉,希望这一带的山林能成为保护区,并落实管护责任人。“就是成立红豆杉等森林资源管护工作的领导小组,让责任具体落实到人。”

  南昌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廖晓明认为,为确保森林资源管护各项工作落到实处,除了保护责任要落实到位,还要切实建立问责机制,做到赏罚分明。比如在辖区内发生采伐红豆杉行为而不及时制止的,由县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建议有关部门对乡镇负责人及直接责任人给予行政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撤职、开除公职的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另外,管护领导小组每年定期进行检查和考核,兑现奖惩,并与干部任用直接挂钩。

  据悉,我国决定于10月10日至12月10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2014利剑行动”,打击破坏森林和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打击重点是7个方面,其中就包括重点打击非法采伐、毁坏、收购、运输、加工、出售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违法犯罪。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还要求积极探索建立森林和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工作长效机制;积极宣传森林和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和政策,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法制观念和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的意识。